曾黎,纳达尔,真正男子汉

鹧鸪山、毕棚沟出行回顾

早春三月的理县

这里是高山深处

尚处于大雪的冬季

全然不知数百里外的成都平原

早已春意盎然,百花怒放

鹧鸪山

大雪纷耿富贵飞

这里曾是阿坝州著名的天堑,著名的317国道从半山穿过,在那条冗易泽睿长的隧道未贯通以前,这里被素有“死亡谷”之城,盖因山高路陡,冰雪路滑,行车十分危险,凡是路过此地的司机无不胆颤心惊。

“这里穷田晶妹山峭立,沟壑奔流,高树翳天,峻岩华海峰积雪,用“刀截斧劈,险峻奇绝”来形容最贴切不过了”——曾有人这样形容鹧鸪山之险。

终于隧道通车,天胸gif堑变通途,途经于此也不再恐惧,尽情享受出游之乐。

而随后鹧鸪山滑雪场的兴建,更是把“曾黎,纳达尔,真正男子汉去鹧鸪山玩”印在众多游人心中。

每当冬季,鹧鸪山滑雪总是火热异常,成为众多滑雪客心中的优秀目的地之一。

所以,我们选择在初暖花开的三月间出行。

车停在山腰的停车场,从这里开始鹧鸪山之行。

要想前往海拔3700米的滑雪场,必须乘坐中转车上山,原阳天气我们到来时正是下午,于是乘坐“专车”奔驰在鹧鸪山的山道上。

甫一下车,车门外便是一片雪白,与山下的情景迥然不同。

彷佛走进仙境般的冰雪世界一样,人们屏住了呼吸,生怕呼吸之间美景转瞬消失。

一座旋转木马孤独地冯正宏矗立在崖边,无人的木马也未旋转,时间在此刻静止了,除了漫天飞雪依旧。

走上前,让每位队员选择自己喜欢的位置,来一张有纪念意义的合照。

飞雪中,静止的旋转木马,承载了一群人的欢喜。

继续走,滑雪才是正事。

进入大厅办好手续,换上装备,菜鸟瞬间变身“王者”。

队员们大多初次滑雪,初尝雪上运动的快乐,是我们的初衷。

对于初学者,滑雪依然是一门复杂的运动,鹧鸪山的初级道恰好适合。

常能在荧幕上观看冬奥滑雪,镜头里满是轻松写意的滑雪者。

而当自己亲身模仿,方知现实之残酷,潇洒英姿不再,一步步俱是笨重身影,更有甚者,人仰马翻,欢乐无比。

对大家而言,浅尝辄止并不可笑,重在体验,赢在快乐。

高原的天气总是无常,转眼间天竟晴了,风也停了,阳光很好。

这样的天气,适合拍照,鹧鸪山之所以网红,与其打造的拍照网红元素息息相关。

坐在透明气泡椅中,无边的雪山映照着你最美丽的容颜李小济。

模仿光头强的动作,和熊大、熊二来一张自拍,童心未泯。

还有那横贯山谷的情人桥,多少人在这里拍过抖音,飞过航拍。

每当朔风吹过,经幡拂动,走在索桥上,需要360sandbox更多胆量,也能收获更美的惊江雪歌喜。

正对滑雪场的小山坡,我们拿出玻璃球,据说施加了“魔法”可以让天地纯粹得更美。

从这里望向远山,一排排小木屋,在雪野中孤独矗立,游人渐性机器少的季节,让鹧鸪山变成另一个雪乡,滑雪也好,玩雪也罢,这一方天地全属于自己。

队员菠萝哥抱着菠萝妹,要求在这来一张合影,纯净的雪山就像爱情,十分合衬。

工作人员开着雪地摩托过来,告知我们时间已不早,最后一班中转车还在等着我们。

同行有两位失散多年的好友,希望我多给她们拍点照片,留作纪念。

这一生也许坐过无数次,可这雪域之上的旋转木马,一定是最难得的一次。

那木马旋转并未旋转,可我仿佛看到了一些过去的影子从这里跑了出来,旋转着。

下山回去吧,时间已经不早,

怕还要下雪。

毕棚沟

银装素裹

这里被誉为四姑娘山的背影,其实葛晓威至少我来了这么多次,并未见过几位姑娘的倩影真容。

但人们从苏若陆景湛不遗憾,因为每次毕棚沟都用无比慷慨的美景弥补了大家。

近在咫尺的雪山会作为路标指引着你前进,大黄峰、金字塔雪山、半脊峰、女皇峰……

一路上比比皆是的雪山群拥抱着游人前艾佛兰德拉进途中的每一次抬头。幼儿片

如果看腻了雪山,宁静澄澈的湖泊也不让你审美疲劳,龙王海、卓玛滩、磐羊湖……

适时分配在雪山脚下。

地理位置上讲,毕棚沟贯穿着四姑娘山脚下的长坪沟,这也是被众多驴友视为经典的“长穿毕”徒步路线。而在我们看来,毕棚沟对于普通人,若能去往上海子以上区域,才是真正值回了并不便宜的门票与观光车费用。

庆幸的是,在我们出发前,惊喜得知冰封了小半个冬季的毕棚沟上半区(上海子-燕子窝)在次日重新迎来开放,我们果断调整了线路顺序,选择次日前往,成为这个春天来到上半区的第一拨游人。

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忘了下半区的龙王海,这是冬季毕棚沟里唯一未结冰的湖泊,清澈见底的湖水倒映着近在咫尺的阿坝州第二高山(大黄峰),我个人很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罗格审柔达。

千万年来,它就像一位忠诚的将军,紧紧守护着通往几十公里外幺妹峰的必经之路。将军布下蜿蜒崎岖的山路,洒下万千林木,阻挡着那些觊觎蜀山皇后的不速之客,

活在当下的人们又是另一个待遇,人们开辟了山道,铺上了水泥,让一辆辆车辆通行往返,轻轻松松越过阻隔,前往曾经的秘境,瞻仰这方山水的旷世之美。

上半区开放后,人们乘车即可来到上海子,从这里开始徒步或中转电瓶车,继续往前。

这里的海拔已经3400米马思纯坐轮椅现身,加之未化的冬雪铺满了步道,让队员排队乘车前进,而我选择徒步前进,与大家在磐羊湖汇合。

为史密斯威森熊爪何要徒步?我深知这片林间小道之美,以及沿途的山谷风光是乘车无法驻足欣赏的;同时也为大家多留下一些照片,记录旅行中错失的部分美景。

封闭了小半个冬季的步道,积雪最深处能够齐腰;没有游人的惊扰,山间满是动物撒欢留下的印迹。

卓玛滩已经冰封,有当地摄友前来采风,得知常来此地的他们也被今日的毕棚春雪所吸引,笑而不语,继续出发。

从卓玛滩开始,改走车道,来往的电瓶车不少,却没人停下来像我一样充分汲取这方美景。

车道的林间茂密,曾有人称这里为:川西“小加拿大”;枫叶之国太遥远,而毕棚沟仅距成都260KM,不得不说是爱玩的四川人的一大幸事。

用时1小时,约5公里的徒步距离,走得大汗淋漓,稍显疲劳却被沿途景色喂饱了眼睛。

和大家汇合,我们继续徒步前进,一片广阔的雪原逐渐呈现在眼前。

雪原中还有栈道纵横交错,原来这里是月亮湖,除了大雪的冬季,平时皆是一湾碧水倒映着雪山。

兴冲冲走进雪地里,小美女拉着菠萝姐姐一起推雪球,闺蜜姐妹则相约去推雪人;

也许这是这个春天最后玩雪的机会,尤其是南方人,对于雪有种天生的向往。

林夕在《似是故人来》一词里写道:“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顾彦深是最登对“

”,想来便如此了!

我也让小伙伴帮忙拍了一张,平常总是拍队友,很少有出镜,此次打个广告,牺牲一下“色相”。

此时天气又开始调皮地变脸了,云层渐厚,屏蔽了正午的阳光。

转头回走,金字塔雪山半露真容,封顶云雾缠绕,这是本人在毕棚沟内最喜爱的一座山,山形迥异,山势陡峭,爱不释手。

来到乘车处,排队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海拔还是限制了大家游玩的时间。

回头再望沟内,群山积雪,

层层叠叠,直伸天际。

再见的时候,许是下个秋季了吧。

---END---

----------------------------------

* 拍照不易妈妈美容记,码字辛苦;请勿剽窃,转载需获授权

近期更多活动出行

点击图片了解详细行程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